福彩走势网
所在位置:首頁 >> 行業新聞>> 資訊詳情

劉炳江:推動鋼鐵業超低排放高質量改造

作者:1180 發布時間:2019-07-18 文字大小:【大】【中】【小】

  7月13日,在2019(第十屆)中國鋼鐵節能減排論壇上,生態環境部大氣環境司司長劉炳江圍繞推動鋼鐵行業超低排放改造,助力打贏藍天保衛戰談了他對鋼鐵行業推進超低排放工作的體會,并從5個方面對《關于推進實施鋼鐵行業超低排放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進行了詳細解讀。

  推進鋼鐵超低排放改造必須實事求是

  劉炳江表示,鋼鐵行業超低排放被列入總理政府工作報告已經兩年了,已上升到了國家戰略高度。剛開始推超低排放這項工作,還是希望大家能把握好節奏和力度,分步走,不要齊步走,要走穩、走好。

  劉炳江指出,鋼鐵、火電行業超低排放是打贏藍天保衛戰的主戰場。目前,火電行業的超低排放改造工作已經基本完成,并成為一張國家名片。這其中有很多經驗值得鋼鐵行業借鑒,有一點就是要實事求是。

  “鋼鐵行業推進超低排放工作一定要把握好節奏,新改、擴建(含搬遷)鋼鐵項目要按照超低排放指標要求高水平建設,重點區域和非重點區域現有企業分步實施。”劉炳江強調,2020年底前,重點區域60%的鋼鐵產能要完成改造;2025年底前,重點區域其余產能和非重點區域大中型鋼企要基本完成超低排放改造,全國80%的鋼鐵產能實現超低排放。

  推進超低排放改造要與高質量發展相結合

  劉炳江指出,鋼鐵行業超低排放有可能促進鋼鐵行業大洗牌、產業調整。鋼鐵企業要汲取以前除塵、脫硫的教訓,在選擇超低排放技術,以及設計單位、施工單位、監測設備廠商時要考慮有業績、上規模、信用好的企業。

  “要時間服從質量,科學制訂超低排放改造實施規劃,充分學習標桿企業改造經驗,對改造項目進行排序,分輕重緩急,成熟一個實施一個。”劉炳江強調,“要堅決杜絕最低價中標,嚴禁弄虛作假和‘豆腐渣’環保工程,要像火電廠超低排放改造一樣,把脫硫脫硝除塵設備作為整體生產設備的組成部分同等考核,經得起歷史檢驗。”

  他進一步強調,本輪鋼鐵行業超低排放改造的潛力大,但決不允許把環保水平低、投入少的企業和環保水平高、投入大的企業放在一起競爭,如果有這種現象,那就是環保監測工作的失職,是要堅決抵制的。

  他表示,今后要將建設工程質量低劣的環保公司和環保設施運營管理水平低、存在弄虛作假行為的運維機構列入黑名單,納入全國信用信息共享平臺,并通過信用中國等網站定期向社會公布。相關鋼鐵企業也要“連坐”,納入當地重污染應急停限產清單;環境執法時,采用沒有業績、沒有技術沉淀環保技術的鋼鐵企業,是今后環保督察的重點;對失信企業在行政審批、資質認定、銀行貸款、上市融資、政府招投標、政府榮譽評定等方面將予以限制。

  源頭治理、過程控制和末端治理并重

  劉炳江介紹,《意見》充分考慮了優先通過工藝改造、煤氣精脫硫、低氮燃燒、煙氣循環、無組織排放控制等方式進行源頭治理和過程控制,減少污染物的排放。比如,《意見》明確鼓勵高爐-轉爐長流程企業轉型為電爐短流程企業,通過工藝改造減排,達到超低排放要求。鋼鐵企業副產的高爐煤氣、焦爐煤氣是鋼鐵企業熱風爐、軋鋼熱處理爐等爐窯的主要燃料,鋼鐵企業燃用煤氣的爐窯少則十多個、多則上百個,如果采取末端治理措施,將需要建設大量的脫硫脫硝設施,既浪費大量建設投資,日常運行管理難度也較大,同時會帶來大量的脫硫副產物。因此,《意見》提出高爐煤氣、焦爐煤氣應實施精脫硫,高爐熱風爐、軋鋼熱處理爐應采用低氮燃燒技術,從而實現源頭控制。

  “企業要注重對環境管理人才和技術人才的培養,強化企業環境管理能力建設。”他表示,“下一步,生態環境部會將企業環保機構設置、規制建設、環保管理體系建設、臺賬記錄、日常培訓等作為企業全面實現超低排放的基本前提。”

  加強企業污染排放監測監控

  劉炳江透露,為引導和規范各地組織企業開展超低排放改造自行驗收工作,生態環境部正在制訂超低排放改造工程評估技術指南(以下簡稱指南),包括超低排放企業應具備的基本條件、有組織排放口監測、無組織排放檢查、清潔運輸判定等。

  他表示,對于有組織排放口,要求按照相關技術規范設置手工監測采樣孔和采樣平臺。CEMS(煙塵煙氣連續自動監測系統)選型、安裝、運行等要確保符合相關技術規范和質控要求,定期開展校零校標。

  “企業在開展超低排放工程自驗時,無組織排放控制措施和清潔運輸是否滿足超低排放指標要求,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內容。”他指出,“各工序各產污環節應檢查哪些內容、采取什么樣的檢查方式,清潔運輸應查閱、核實哪些內容,將在指南中做出明確規定。”

  實施重污染天氣差異化管理

  劉炳江表示,總結近年來的經驗,我們發現在重污染天氣應急期間,對行業內不同績效水平的企業采取差異化管控措施,既可實現污染物“削峰降速”“削峰降頻”,保障人民群眾身體健康,又可有效推動行業高質量發展,起到既治標又治本的作用。

  “我們擬根據工藝裝備、治理措施、有組織排放限值、運輸方式等績效將企業分為A、B、C級,實現超低排放的企業列為A級,其他列為B、C級。”劉炳江介紹,“A級企業少限或不限,讓環保投入多的企業嘗到甜頭、不吃虧,扶優汰劣,從而形成‘良幣驅逐劣幣’的公平競爭環境。”

  他強調,監管不能讓環保績效優的企業憂慮,一定要樹立環保標桿企業。是否達到超低排放標準是鋼鐵企業能否正常生產經營的關鍵,大家一定要認真對待。

  他表示,生態環境部將通過要求超低排放企業開展自動監控、過程監控和視頻監控,并保留3個月到1年以上的監控記錄等方式,實現對企業的日常監管。對超低排放企業,要求各省建立管理臺賬,實施動態管理,市級及以上生態環境部門會同有關部門開展“雙隨機”檢查;對不能穩定達到超低排放要求的企業,視情況取消相關優惠政策,重污染天氣應急績效評級由A級直接降為C級,并向社會通報。

  “通過超低排放改造,鋼鐵行業要有信心打造出全球最大的鋼鐵清潔生產體系。”劉炳江進一步表示。

?